13071034455


提高农民收入 让秸秆回收利用真正做到有”钱途”

2017年12月6日,沈阳,秸秆捆装者在空旷的田地里忙碌着。12月的东北,已是满地枯草与冰雪覆盖的景象,秋收后剩下的秸秆静静地躺在田地里。与往年稻草等待开春时点火焚烧不同的是,2017年,这些稻草秸秆将成为造纸的原料。

在沈阳城南的田地里,稻草被打成一块块方砖模样的草块,摆放在田间等待运走。秸秆焚烧会造成严重的大气污染,针对这样的问题,近年来,各地都加大了对秸秆在露天焚烧的问责力度,并采取多举措综合利用秸秆,如将秸秆收集起来进行工业加工、生物发电等。

造纸,包装,为什么农民讨厌秸秆还田,出版

在八一镇的稻田地里,赵玉凤带领着十几位工友进行稻草捆装。赵玉凤说:“往年稻草的处理都是开春时点火焚烧,不过那是没有办法的办法,不烧无法处理,秧苗也无法下地。稻草2017年开始有造纸厂收购,大家以前都不知道稻草还有这样的价值,这样处理还能防止污染和烧荒带来的火灾隐患。”

清理秸秆要搭上额外的人力物力

如果不选择焚烧秸秆,而是像以前一样收割回家,对于农民来说意味着什么?

河南媒体“豫记”的一篇调查中显示:“玉米收割1天,剥皮2-3天,晾晒2-3天,之后再把玉米运回家,收获过程是7-10天。这样,剩在地里的,就是玉米秆了。以10亩地为例,把玉米秸秆归拢好,再拉回家里垛起来,这个过程,至少需要4个劳力齐心协力辛辛苦苦干上3天!”

如今,中国农村劳动力短缺已经是个不争的事实,很多参加秋收的农民,都是外出赶回来参加抢收的,再让他们多花三天时间收拾这些“垃圾”,无疑是奢求。

那么,慢慢收拾地里的秸秆可行吗?华北平原秋收玉米以后,农民要赶着冬播小麦,间隔最多2个星期,这期间,要把碎茬清走才能继续耕种。一旦慢慢收拾秸秆,肯定会耽误接下来的农时,得不偿失。

农民为什么讨厌“秸秆还田”?

在很多地方政府的设想中,秸秆还田是处理秸秆问题最绿色环保的方式,然而农民却并不买账。

农民首要担心的问题是成本太高,把秸秆还田需要多加两道程序,一是把秸秆粉碎,二是要把土地深耕,将秸秆埋在地下,而目前农民普遍采用的是浅耕,因为深耕的费用要高一些。

据央视报道,粉碎一遍30元,粉碎两遍50元,如果再深翻一次,40元到50元,这两道程序下来也就是100块钱。今年一亩地玉米产量1000斤左右,按照今年的市场价只能卖800多块钱,耕地、种子、化肥成本已经花费了300元,如果在秸秆还田的话又要增加100元的成本。

除了经济成本,秸秆还田在下一轮作物种植中也会遇到麻烦。有媒体曾报道,如果收完麦子种水稻,地里一放水,被打碎的秸秆就会漂浮起来,水稻的秧苗很难插进泥土里,就算插进去,也可能因为秸秆把秧苗压在下面,不见阳光而最终腐烂;如果收完水稻或玉米之后种小麦,深埋在地下的秸秆不会很快腐烂,很多小麦种子因为接触不到泥土无法生根发芽,如果等到腐烂之后再下种,又会延误了农时,造成作物大规模减产,农民的收入也会下降。

秸秆再利用?农民并不积极

有地方政府试图从源头上斩断农民烧秸秆的念想,比如建一个秸秆再利用的工厂。

去年,《新京报》就曾报道过这样一个工厂,那是总部在河北固安的一家生物质能源企业,以秸秆作为原料生产清洁能源。这家企业以每吨干爽秸秆100元回收,秸秆不适合长途运输,目前主要依靠农民自己通过农用运输工具“送秆上门”,以五公里为半径,超过5公里,愿意运送的农户逐渐减少。

造纸,包装,为什么农民讨厌秸秆还田,出版

这家企业在河北各地都建有生产基地,在运行中他们发现,最北端的承德回收率较高,因为当地农作物一年一种,农民不着急赶农时、收秸秆;南边的邯郸主要收棉花秸秆,利用价值高,价格也高,情况也比较好;最难的就是廊坊、保定这些中段地区,一年种两季作物,赶农时,不愿意浪费成本拉湿的秸秆,很多都烧掉。

这家企业也曾试图与乡镇政府合作,在村内布置秸秆煤块生产点,提供人员、技术和生产设备,结果发现秸秆收不上来,设备最后根本没使用,前期投入也打了水漂。

对于农民来说,对回收秸秆不积极的原因很简单,花费几天的力气,最终卖几十元钱,得不偿失,还不如一把火烧掉。

产品推荐

秸秆颗粒机

  秸秆颗粒机介绍 秸秆颗粒机是将粉碎之后的干燥秸秆,通过物理压制的作用,压成香烟状秸秆棒…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猜你喜欢

电话 短信 QQ